將納悶變成幸福感

文: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副主席 冼雅琳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學校停課,最近筆者與學生透過視訊網上聯繫,經常聽到他們苦叫道:「不知如何打發時間才好!」這因停課突如其來的「空閒」,可以是煩惱,但也可以是機遇。 同學平日在忙碌的校園生活中,鮮有機會歇息。現在「空閒」反正來到,同學大可隨遇而安,正面看待和善用它。需知道「不活躍」不等如「沒作為」;「不忙碌」也不代表「沒有目標」。面對生活規律的轉變,同學只需調整心態,擁抱改變,作出一些新嘗試,再一鼓作氣,迎難而上。反正大環境下的不明朗因素,人人平等,沒有什麼人「蝕底」,也沒有什麼追上追不上。 沒有慣常的上課時間表作框框,又或者一連串既定的任務要完成,其實並非很壞的事。同學可乘勢調整生活節奏,讓自己放空,暫時無聊一番。有人曾說,原來短暫的空閒除了有助舒緩緊張的生活壓力,化解負面情緒,更可給予繃緊的思緒一點空間,促使創新思維及創造力的爆發。創造力是需要天馬行空的想法和充裕的時間相結合而產生的,現階段的輕鬆舒泰正是孕育創意的最佳時機。再者,同學們正值追夢之年,此空檔亦正好為你們開啟一扇窗口,發一發平時沒有時間發的夢。放空、休息,可以是正增值生產。 比較實際的同學,總會想做些有目的、有規劃的活動。那麼,同學可考慮讓自己重拾久違多時的興趣,例如在家中唱歌、彈結他、閱讀、焗蛋糕、下廚煮食、砌砌圖、做縫紉等。上學時,同學往往因為功課和測考頻密,沒有時間專注發展興趣,現在大可以利用多出來的時間,發展課本以外的技能。喜歡學習的同學,可以利用手機或網上程式,學習新事物;較為感性的,可考慮編寫「感恩日記」,透過寫下每天令自己感恩的事情或人物,更充實和圓滿地過每一天。 雖然現在正值停學,需要減少外出,但美好的事情如開懷大笑、心存希望等仍能每天發生。我們不妨好好享受此時此刻,並與我們愛的人分享開心和關心的事。「審時度勢,安身立命」是澳門大學退休教授金樹人經常在生涯規劃路上提醒同學的名言,現時看似什麼都「無為」或「不能為」的情下,依然合用。願同學都能把納悶的時間變得豐盛,為自己製造幸福感。 2019/20學年《明路——生涯規劃》生涯不惑 第八期(0422見報)欄目簡介:生涯規劃指點迷津

同行者的防「疫」措施

文: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幹事 葉偉民 踏入2020年1月開始,新冠肺炎來襲,不少學校、老師、學生、家長的計劃都被打亂。教育局宣佈停課,部分學校取消了中六級的模擬考試,中六生由農曆年假開始,提早進入study leave階段。很多很多突如其來的變化,加上疫情引致的負面氣氛罩住整個香港,大家都好像不能喘息。身處這個「低氣壓」中,我們既要適應新的工作模式(如網上學習、Zoom教學、在家工作等),又要顧及家中防疫物資是否充足、個人身體是否健康等,心中不免會出現焦慮、不安、擔心、憤怒等負面情緒。你出現這些情緒都是正常的,與此同時,有否想過如何善用「疫」境,自強不息? 延長了的study leave,是應屆文憑試考生體驗及執行個人計劃的好時機,亦是提升毅力、自律、自我管理能力的好機會。如何制定具體而可行的溫習計劃,並且增強面對逆境的心理質素,可以重溫本會輔屬幹事劉振波老師2月11日於此欄目撰寫的〈Study leave 點溫書?〉一文。其他級別的同學亦不宜鬆懈,總有天要應考公開試,停課的日子就有如「模擬study leave」,你們可藉這段時間學習如何管理時間、做好心理準備,將來就能自如地面對真正的study leave了。 除了在家學習,停課期間同學長駐家中,也較多時間與家人相處,或許因接觸時間多了,易與家人發生矛盾或衝突。你不妨運用這些「額外」的相處時間,以尊重彼此的態度與家人交流,分享你們在個人成長、未來發展方向等方面的想法;亦可嘗試從欣賞、感恩的角度觀察家中成員(包括家傭),看看他們有哪些值得讚賞或學習之處,並勇於表達你的讚美,從而在家中建立濃厚的關愛文化。你甚至可以身體力行,為正在home...

Study leave溫書有法

文:香港輔導教師協會附屬幹事 劉振波 應考今屆文憑試的你,相信剛應付完模擬考試,study leave期間可如何保持最佳考試狀態?愈近文憑試開考日期,愈想爭取時間溫習,大家又如何充分利用自由自主的study leave?筆者為大家介紹3個有效備戰方法,希望能給中六生一點幫助及提醒。 規律生活保持身體狀態平穩 一個良好的時間表能幫助同學有效率地溫習,同時讓身體和大腦有適當休息,有助持久作戰。一個人神經持續繃緊,除了承受極大壓力,亦大大降低温習效率,建議大家抱持「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的信念。同學每溫習3小時,就休息1至2小時。例如: 10:00-13:00 13:00-15:00 15:00-18:00 18:00-20:00...

發掘門路 達成夢想

文: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幹事 梁可思 除了大學聯招選科輔導,每次為學生提供多元出路如非本地升學的意見時,見他們懂得發掘更多門路達成夢想,筆者感到特別欣喜。如去年有學生選擇到內地的中山大學修讀法醫,亦有人赴澳洲修讀獸醫專業,也有學生修讀應用學習科目「甜品及咖啡店營運」,最後到中山大學修讀●商業學(●沒有此科?),為日後開設咖啡店鋪路。 或許受近日的社會運動與氣氛影響,筆者任教的學校中,考慮非本地升學的中六生明顯較2018 年多。有學生希望透過「個人申請」方式赴台灣修讀昆蟲學,這令我想起他的學兄在職業訓練局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THEi)修讀園境建築後,開了一家滅蟲公司。我和他談起這件事,他也覺得這條出路不錯。 另外,有學生對職業治療感興趣,考慮報讀開辦「職能治療」課程的台灣院校。只要是世界職業治療師聯合會(WFOT)認可的課程,並完成1000小時臨牀培訓,學生回港後可申請成為註冊職業治療師。筆者查閱WFOT 網頁,台灣有7 間大學的相關課程獲該會認可,包括國立台灣大學、國立成功大學、中山醫學大學、高雄醫學大學、長庚大學、義守大學和天主教輔仁大學。香港職業治療師管理委員會對申請人的英語水平有一定要求,有意修讀職業治療的學生要好好加強訓練英語。 除了台灣,近年有不少學生到韓國升學。大部分韓國大學課程以韓語授課,申請人須在韓國語能力考試(TOPIK)考獲3 級或以上成績。不過,大家也可先在大學附屬的韓國語學院學習韓語,一般可在一年內考獲TOPIK 3...

守望者的家書

文:香港輔導教師協會主席 曾志滔 親愛的同學: 由反修例風波引發的社會運動已持續近半年了,你們還過得好嗎?能否和家人、同學和平共處?有好好休息嗎?是否無休地滑動手機而徹夜難眠? 由上學年末起,學生發起罷課、罷考;接着,我們經歷了驚心動魄的暑假,老師跟你們一樣傷心難過。新學年開始,中學界捲起了多場由年輕人帶領的抗爭運動,至今仍在演變、發酵。 你們此刻有什麼感受?疲倦不堪?無助困惑?憤怒?擔憂?害怕?這些我們都懂,並很希望替你們分憂。或許你們曾經懷疑老師,覺得我們不明白,甚至質疑老師打壓你們表達訴求的自由。這幾個月裏,我們看到同學對信念的堅持,以及對社會的關心。同時,老師希望你們學懂明辨真理,多用同理心作判斷,在互相尊重的大前提下理性分析,以不同角度了解局勢的變化,讓大家可以成熟面對這風高浪急的時局。 老師擔心你們的身心靈健康。在猜忌和敵對籠罩我城之際,我們盼望校園成為你們心靈的避風港。在校園內,願你們好好休息,讓老師和社工成為你們的依靠,也願同學成為彼此的支持,在風雨中找到點點安慰。 稱呼你們作「親愛的」絕非成年人的矯情舉動,其實很多老師私底下都稱自己的學生作「阿仔」、「阿女」。我們都愛惜你們,不希望你們將自己置身於危險境地當中。你們的生命和成長歷程,都是老師眼中的瑰寶。縱然彼此對事情的看法不盡相同,也請你們相信,老師會以尊重態度作你們的同行者,聆聽你們的分享;也希望你們在困難的日子,學習與人分憂共樂,活出同行者的人生態度,這是待人處事的寶貴功課。 當負面情緒來襲,切勿被怒氣影響,拋棄善良和理智,令心靈成為憤怒的奴隸。假若難以控制情緒起伏,你可以先呼一口長氣,由呼吸開始,慢慢感受身體的變化。過程中你不必勉強自己,自然地,在氣息中吸收正能量。 面對大環境,我們暫時未找到扭轉乾坤的鑰匙。然而在校園裏,你我既然有緣成為師生、同窗,就讓我們都本着尊重與包容,在極度艱難的時刻互相守望,彼此祝福。只要我們凡事以慈悲關愛之心為別人設想,紛爭和衝突或許可在最純真的一代化解。 願我們對未來抱有希望。眼淚流過之後,仰望天際,定當能重新出發,重建我們的家。...

中三生的迷思

文: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幹事 邱信儀 筆者在特殊學校工作,該校的中三生跟其他主流中學的學生一樣,會升上高中,也需要選科,部分亦會應考文憑試。可是,礙於「特校」學生人數較少(每年應考文憑試不多於10 人),相對主流中學,特校的學科教師人數較少,學校可開設的科目自然不多,而且部分科目因未必年年有學生選修,或會開科不成。 早前收到同事的電郵,內容是有關準備中三生升中四的選科流程。此電郵令筆者回憶起去年幾名中三生的選科情況,他們的經歷,或能給予大家一點啟示: 倩盈(化名)喜愛科學,學業成績佳,尤以數學表現最為出色,但學校高中未有開設與科學相關的科目。她最初向老師表示有興趣選修「企業、會計與財務概論」及「資訊及通訊科技」,志向是升讀大學的工商管理學。她認為修讀「企會財」,日後有較大機會入讀心儀課程,其媽媽對她也有一定期望,希望她修讀3個選修科。 健樂(化名)學業也不錯,各科成績平均。她曾向老師說有興趣選修「企會財」、資訊及通訊科技。當時她對將來未有具體計劃,想選修「企會財」、資訊及通訊科技的原因,是因她與倩盈是好朋友,認為二人一起選修同樣的科目,學校開科的機會較大,也希望成就好友的心願。 嘉俊(化名)成績平平,接受選科輔導時,他跟老師說希望修讀「旅遊與款待」,但當老師問他是否知道「旅款」的內容及考試要求時,他支吾以對。 愛君(化名)雖然成績一般,但她是小提琴高手,已考獲皇家小提琴八級、樂理六級,希望日後能修讀音樂課程,但她在中三上學期從未提及自己有興趣讀音樂,亦深明學校未曾開設音樂科,所以一直不敢提出要求。 以上幾名學生的經歷,可看出他們對高中選科有着不同的迷思,例如:修讀3個選修是否有助入讀大學?修讀「企會財」有利於入讀工商管理學嗎?他們真正認識自己的能力與需要嗎?必定要與好友選同一科?了解想修讀的科目嗎? 經過一輪選科活動,包括科目介紹、過來人分享、升學資料分析、個人升學輔導、家長座談會等,他們對自己了解深了,也跟家人、教師多了商量選科及升學的事情。學校收到學生的意見,衡量過資源分配的問題,最後決定為學生着想兼打破傳統,開設物理及音樂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