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劃不等如占卜-生涯規劃的異化與反思

曾志滔    香港輔導教師協會主席

近日發現社會上很多人都在談論生涯規劃,當中有前線同工和學者的經驗分享,亦有評論員質疑它的成效。生涯規劃由以前乏人問津到現在「百家爭鳴」,的確多了人留意,但其中的誤解和異化更加令人擔心。

由2009年新高中課程開始醞釀,到2012年首屆文憑試考生畢業,一群老師默默耕耘,在學校推動升學及就業輔導的進深工作──生涯規劃。通過香港輔導教師協會、教育局課程發展處和本地學者的努力,兩套本地研發的生涯規劃課程《尋找生命的色彩》及《生涯地圖》得以面世,為中學界提供了學理和方法並重的工具,幫助同學探索自我,認識升學及職業機會,以及制定目標、自我反思回饋。兩套教材已為香港生涯規劃教育展示了清晰可行的框架,於個別學校漸見成效。

認識自己的職業意向

然而,當「生涯規劃」於2014年變成教育局的政策後,大眾的焦點卻落在每校每年五十萬的撥款上。然後,無論對生涯規劃認識與否,社福機構、青年工作團體,乃至教育局內不同部門,都對生涯規劃「各自表述」,按自己對政策文件的理解,甚或乎「生涯規劃」四字的表面意思自說自話,或推銷服務,或胡亂批評。但當中又有多少人對此範疇有深切認識和實踐經驗呢?

認為生涯規劃沒意義的外行人常說:「世界瞬息萬變,根本沒可能一早規劃好人生。」這是對生涯規劃的一大誤解。輔導老師絕非手握水晶球,能占卜未來,更不是要為學生提供必勝的升學就業之路。「生涯規劃」的理念核心在於學生本身。他們透過老師安排的各項活動和評估,認識自己的性格、興趣、能力和職業志向,從而為自己所感興趣的學習、職業等發展路向作正確到位的準備。當中沒有人能夠擔保做足了這些準備工夫,就一定能成功。正如運動員每天努力練習,提升自己的技術和狀態,但比賽的勝負取決於很多不同因素。可是,他們會否因為沒有必勝的把握就放棄備戰呢?當然不會!反之,他們會加倍努力,為目標勇往直前,克服各種困難。最後縱然比賽有輸有贏,但得失不全然在於結果。

強調接受「失敗」

同樣,生涯規劃強調的是,除了尋找人生目標,發揮自我,不浪費自己的才能外,同時要有接受「失敗」的心理準備,並為前路預備數個後備方案。中文大學教育學院院長梁湘明教授就曾與輔導老師們分享說:「要讓同學明白,人生並不可能事事盡得最佳選擇(the best choice),但我們亦可坦然接受一些和自己本意不偏離太遠的滿意選擇 (good enough choice)。」

若然曾盡力準備,當中的付出總會讓人成長。那些學習和得著,不會因為未能入讀最深心儀的學系,或因為社會環境變遷所導致的裁員失業而被全盤抹煞。相反,人生中的不如意也是寶貴的一課。它能夠為我們更好地認識和裝備自己。藉著這些鍛鍊,年青人才能開拓人生中未曾預視的路向。

生涯規劃不能保證必勝的人生。它的意義在於讓人充分發揮自己的能力,以應付人生的變幻。正如沒有輔導老師能預計香港生涯規劃教育的浪潮會變得如此波瀾壯闊;在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時,我們對自己助人尋夢的工作亦當有更深刻的認識和反思。

 

此文章曾於2015年11月13日於信報刊登


版權屬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如欲轉載,必須先獲本會同意、授權及註明出處。如發現未經本會授權轉載,本會保留追究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