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生涯規劃許下甚麼願望?

(原題:流星飛過,你會為生涯規劃許下甚麼願望?)

文:曾志滔    香港輔導教師協會主席

2016年1月份,筆者應勞工處的邀請,欣賞了「流星飛過後許願前的1秒」舞台劇。故事由真人真事改編,講述四位「展翅青見」學員尋找前路和人生方向的故事。

米高熱愛音樂,不斷進修,靜待職場上的機會,最終得到老闆賞識給予有關音樂的崗位。

小鄧不惜和男友鬧翻仍堅持修讀飛機維修,側面描寫了社會對職業的性別定型。

只顧「踢波」的展鴻被分手女友責備沒理想沒打算,卻透過展翅的課程肯定了自己對運動的熱愛,並不斷裝備自己,最終當上高級會所的體育部行政人員。

駿輝經歷兩次會考失敗,面對母親一廂情願希望他讀大學的期望變成逃避現實的打機宅男。幸得社工方SIR鍥而不捨的鼓勵而重拾對前路的希望。四個故事,其實都是生涯規劃有血有肉的個案。

認識職業世界

隨著政府於2014的施政報告高調宣布為每所公營中學注入生涯規劃津貼以推動生涯規劃教育,社會各界漸漸意識到鼓勵年青人認識自己、探索職業機會和發揮自己專長的重要。今年政府提出把津貼變成常額教席,旋即引起社會極大回響,擔心生涯規劃教育會否因政策改變而削弱,過去幾年累積的努力付諸東流。

誠然大眾對生涯規劃的看法非常正面,中學界升學就業輔導的工作方向由過往集中照顧升學出路和擇業配對,轉化成為同學提供拓寬視野,進一步認識自我與職業世界,讓他們作出合適的抉擇。不過,究竟生涯規劃教育的課程內容以及施行手段應該如何深化,還有賴前線事業輔導老師繼續多加摸索嘗試,以凝聚更大的專業能量。

支援生涯發展

近年教育局、民政事務局、勞工處、僱員再培訓局以及扶貧委員會都投入了不少資源,支援青少年人的生涯發展。「商校合作計劃」亦為同學提供了更多給參觀、體驗和實習機會。然而,上述各政府部門「各有各做」,未能互相扣連,形成有力的浪潮。另一方面,香港有太多根深蒂固的思想,例如「望子成龍」、「萬般階下品,唯有讀書高」、「讀大學才有前途」,過分崇拜醫生、律師、會計師等傳統專業等,導致同學(和家長)在高中選科時重理輕文,大專學生一窩蜂報讀商科課程。結果職業教育、毅進文憑、展翅青見計劃被「睇低一線」,「學廚」、「畫漫畫」、「做地盤」被視為「無出息」,「搞藝術」等於「死路一條」等怪現象。以上種種都反映著社會對事業的觀念過於單一,窒礙了年青人對理想的憧憬和追求。

社會風氣,單靠學校老師之力實難以扭轉。但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更要把握好生涯教育中價值教育的一環。人生的追求不只是「買車買樓」;工作的回報亦不只局限於薪金和職位高低。職業的價值更可以是實踐理想和造就他人,成為人生的意義。個人的生涯更可以是不斷探索和擁抱未知的挑戰。但願老師緊守崗位,協助新一代裝備追夢的視野和勇氣,同時亦希望社會為青年人提供更多空間,發展自己,活出燦爛的人生。

此文章曾於2016年4月1日在信報刊登


版權屬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如欲轉載,必須先獲本會同意、授權及註明出處。如發現未經本會授權轉載,本會保留追究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