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探中學生涯規劃津貼之運用

    文:香港輔導教師協會主席曾志滔

生涯規劃由從前乏人問津到現在「百家爭鳴」,全因政府於2014年開始,向全港公營中學增撥相等於一名學位教師職級薪金的「生涯規劃津貼」所致。為配合撥款,教育局同時推出政策文件,訂明中學需要發展中學生「生涯規劃」服務。就着生涯規劃津貼的運用,本文再深入探討之……

追本朔源,「生涯規劃津貼」旨在提升學校及專責教師團隊的能量,以推動全面的生涯規劃教育及升學就業輔導服務。過去兩個學年,學校根據各自的校情(例如學生的需要和輔導老師團隊的專業能力等),靈活運用這筆接近每年五十萬的撥款。

新學制下,所有學生都可以完成六年的中學課程,參與中學文憑考試。為所有學生提供探索未來和規劃人生的學習經歷變得刻不容緩。大多學校都在人力資源下功夫,以該津貼聘請教師或教學助理。不過這些額外人力絕不能無的放矢。要做到紓緩校內主力負責生涯規劃的升輔主任的工作量,最立竿見影的措施,是下調相關老師的教擔,好讓他們有更多空間籌劃校內的生涯教育課程及活動,並為全校學生提供個人輔導。(亦有學校將少量津貼餘額適量外購有質素的社福機構到校服務。)

中學老師平均每天五到六節課,一周約二十八節,工作量相當繁重。據香港輔導教師協會過去兩年的調查,「生涯規劃津貼」出現後,升學就業輔導主任平均教擔減少了三至五堂。不過,他們大多數表示校內的生涯教育項目大幅開拓,自身的工作量也大為增加,日子比以前更忙碌。所以學校大多以「全校參與」的模式分擔生涯規劃教育的工作。若將五十萬調度得宜,撥款足以聘任兩個年資較淺的合約全職老師、 半職老師或教學助理。若新老師主修不同的科目,便能夠分擔更多任教不同學科的升輔老師的教擔,釋放更多人力以進行個人諮商輔導工作。同時,因該津貼增聘的教學人員亦會加入升輔組,邊做邊學習生涯規劃教育的工作,整個團隊得以壯大,專業能量自然有質的提升。事實上,有學校以津貼增聘四位教學助理,亦有學校增聘社工或輔導人員轉責支援生涯教育工作。

兩年間,局方的升學及就業輔導組會透過翻查學校文件和訪校,監察撥款是否用得其所。若津貼過多用於外購服務,視學人員會要求學校把資源回歸人力資源上。

「將津貼轉常額」迷思
然而,《施政報告》提出由2016/17學年起,學校可將「生涯規劃津貼」轉為一個常額教席。縱然學校可於兩年內選擇「轉與不轉」,但在三月的發布會上,教育局的發言人打正旗號鼓勵學校「將津貼轉常額」,稱這有助穩定的教師人手及累積生涯規劃教育的校本經驗。筆者不禁質疑,若大部份學校是以該津貼聘請兩個以上的人手,現在政策卻將教席限為一個學位教師,差不多等於將過去兩年就生涯規劃工作增聘的人手削減一半。這如何能令已加入升輔團隊的新人留下來,好使經驗得以承傳?局方辯稱若之前以「生涯規劃津貼」聘請的新老師表現出色,大可以用轉化的常額教席「留人」。可是,相關之常額教席政策亦規定因縮班而衍生「超額教師」的學校,若選擇將津貼轉常額,必須首先聘任該校的「超額教師」而不可而另聘新人。這亦意味著很多學校會以該津貼聘任原本沒有參與生涯規劃教育的過剩教師。而把「生涯規劃津貼」和「挽留優秀及具經驗的合約教師」放在二擇其一的對立面,令升輔組爭取保留推展生涯規劃的資源(人手或資金)而變相影響其他同事的「飯碗」,也對輔導老師非常不公平。

發布會上,有多位學校代表要求教育局正視新政策可能引發的合約教師裁員潮。但局方卻一再强調學校可運用其他資助聘請合約教師。言談間亦表示該津貼以一個學位教師薪金中位數釐訂時,並不預期學校會用以聘請多於一位合約同事專門協助推展生涯規劃,彷彿把「製造大量合約教席」的責任諉過於學校。但這實在是局方一廂情願。試問兩年前政策出台的時候,教師勞動市場上,又怎會有大量合適的人材(兼備專業培訓和前線經驗,而且年資貼近學位教師中位數的輔導老師),為了回應政策需要而離開自己的學校,另覓一個合約教席?反過來說,學校以聘請年資較淺(工資較低)的教師/助教達到盡用資源,最大程度上擴充輔導團隊,又為主力的升輔老師創造空間,此舉何來不合理?

「生涯津貼」專款專用
「生涯規劃津貼」必須專款專用,絕不可輕率地花在其他項目上,違背了政策的原意。若然「轉常額」是學校的最終選擇,我們亦希望升輔老師的教擔和行政工作仍可得到舒緩,以騰出空間為學生提供個別諮商、提升各級的生涯規劃教育的質與量。「準貼轉常額」得出的新教席所騰出的課節及行政職務,必須全數用於減輕升學輔導老師工作及有關生涯規劃的活動上才算公道合理。這樣既可確保政策原意沒被扭曲,又能適度調動學校人力資源,達致「雙贏」。

我們更盼望每位校長及老師在選擇「轉與不轉」之時,可重新審視現時學校推行生涯規劃教育的工作,並積極地了解生涯規劃的真正涵義, 及按自己學生特性及需要在學校落實執行,讓每位個年青人,不論語言膚色、性向能力、特殊需要,個個都敢夢想飛,各展所長 。

此文章曾於2016年6月17日信報刊登


 

版權屬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如欲轉載,必須先獲本會同意、授權及註明出處。如發現未經本會授權轉載,本會保留追究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