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規劃發展存暗湧 − 生涯規劃津貼發展何去何從?

文: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幹事葉偉民

近日有機會與一些教育同工見面,我們除了分享大家在假期的生活外,也有就近日的教育政策作討論。討論的話題中,也涉及學校會如何處理高中課程津貼,以及生涯規劃教育津貼轉化為常額老師的安排。期間有些老師對相關安排有些擔憂。

仍記得當天的發佈會上,教育局積極鼓勵學校把相關津貼轉為一個常額教師教席,又希望在兩年內提供超過一千個教席,以協助合約教師有穩定的工作。表面看來,這個決定真的可以保障不少老師的崗位,但想深一層,這有機會引起不少的校內資源安排的風波,亦會影響學校生涯規劃的發展。

在兩年前,我們一群在學校內擔任生涯規劃的老師,得知香港政府開始重視本地學生的生涯規劃發展,並願意在這方面提供資源,讓學校增加人手,讓學校內負責生涯規劃的老師增加空間,與學生進行個人及小組輔導,務求讓學生可以在中學階段,得到更全面的生涯規劃輔導。透過生涯規劃津貼,不少學校聘請了多一名老師,亦因資源增加,學校可以增聘教學助理、輔導員及社工等,務求建立一支有專業知識,又願意委身於學生生涯發展的團隊,讓學生在中學階段,得到適切的生涯發展支援。兩年的歲月過去,有不少學校內的生涯規劃的工作日漸成熟,老師與教學助理、輔導員及社工等的配搭分工得宜,團隊成員亦透過校內的培訓,校外的進修,提升自己生涯規劃發展認知,在上下一心,共同協力下,學校對於生涯規劃亦日漸認同,這讓負責的同工士氣日增,希望在往後的日子,可以共同協助學生成長。

然而,當政府公佈學校於未來一年可以自行決定把相關的津貼轉化為一名常額教席後,不少學校的升學及就業輔導老師就開始擔憂﹕「一名老師真的可以承擔起全校學生的生涯規劃的工作?我們用了兩年建立的團隊,會否因為這改變而瓦解?我們一起並肩而行的教學助理、輔導員、社工等會否不被續約?他們未來會否因此改變而失業?以往有教學助理協助的工作,如文件整理,協助帶隊,又或有些已有培訓的教學助理,可以協助生涯輔導的老師接見部份的學生,這些行政等工作,會否全交回由老師處理?如是,老師會減少了多少空間接見學生?學校提供給生涯規劃老師的空間會否萎縮,最終是由一名老師負責?這會否更難推動全校參與模式的生涯規劃教育?校方會以甚麼準則安排合約老師轉任為常額老師?如果獲聘任的老師對生涯規劃沒有熱誠,但又安排到相關組別,整個團隊如何可以上下一心,共同推動學校的生涯規劃工作?學校在聘任新的同工時,會否以科務人手為優先考慮,而忽略了這名老師是需要承擔生涯規劃的工作?」這些的疑問,真的讓不少負責生涯規劃教育老師感到迷茫。

另外,在發佈會中,教育局亦提出可以舉辦不同的活動,讓學生體驗工作世界的情況,又可以購買一些服務,以協助發展學校的生涯規劃。然而,為學生提供活動體驗,只是職業探索其中一個方式。當中更重要的是老師在舉辦活動之後,如何透過小組輔導、個人輔導,與學生一同組織相關經驗,探索他們成長的空間,以及未來生涯發展的可能性。這些輔導的工作,較學生參與了多少次體驗活動、工作坊、講座、參觀等重要。如真的要協助學生在生涯發展整全建立,學校的生涯規劃老師必須要有空間與學生傾談,才可以與他們一起面對生涯抉擇時的掙扎與挑選,一起走過他們未曾想過的成長旅程。

如果真的要在生涯規劃協助學生成長,並非只把相關的津貼,轉化為一個常額教師的教席就功德完滿,而是要切切實實地思考,我們的決定是否真的把生涯規劃的工作、提高老師的空間及能量放在首要考慮的條件,亦要同時檢視學校是否把資源切切實實地用作協助學生生涯發展之上。同時我們亦要謹記生涯規劃撥款的出現,是為了我們的學生可以得到一個更全面的生涯規劃發展,以及為生涯規劃的老師有提供空間及能量與學生同行。

此文章曾於201686信報刊登


版權屬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如欲轉載,必須先獲本會同意、授權及註明出處。如發現未經本會授權轉載,本會保留追究法律責任。